爷爷今天也很皮

是在学校摸的儿童画,他们可真好

双手颤抖着交上党费。
是贱贱的嘴炮。p2无字。画图五分钟写字两小时系列。

no title

重度ooc注意!私设满天飞,大概是现趴无异能,慎入,慎入,慎入!有一点点新双黑,但还没开始写。


0

红发青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,柔软的白嫩皮肤上略过的红似那酸甜的樱桃,就连其本人的性子也很似那樱桃未成熟时的酸涩,但却多出一种令人沉沦其中的甘甜。

可能这就是精神鸦片吧,太宰治想到。

未等他嘲讽的语句迸出,面前人便有了下文。

“如果是你结婚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“不要。”

纯情的少年话语还未吐露完整就被黑发少年的话语打断。

那双鸢色眼睛中的笑意没了。

“只有你不行。”

1

因为上次告白被拒事件的发生,中也愣生生躲了太宰治10多年,不过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向关系极其恶劣的恶友鼓起勇气告白被拒,不回避难道等着他每天揪着这件事不放来嘲讽自己吗?他中也才不乐意给自己添堵呢!

当时他们才16,7岁刚刚接近成年,本该是好好放纵享受下爱情与性欲的毒蜜,却因一个拒绝,或是说另一位可笑的过度保护而错失良机不是太可惜了一点吗?

但在这十多年过后,他们也都变成了快要奔三的大叔了,对于这过于枯燥的生活早已失去了激情。

这种情况下能见面才是稀奇呢。

但是中也还是去见了他。

谁叫他们天生便是互相吸引的呢?

2

中也去见了太宰,不为别的,根据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让混蛋太宰露出惊讶的表情不是胜过百亿的名画吗?”虽然大家都知道是为什么啦。

但实际见面上太宰并未如他所料的那样,脸上虽是没有太大的动作,但他眼底的欣喜则说明了一切。

甚至太宰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都比先前柔和了许多。

“啊,是中也啊,最近怎么样,有可爱的女友了吗?”

话中被提及的那人强压着内心的震惊,控制住自己即将狰狞的脸,但话语中却透露出其本人的心境。

“你是太宰治本人吗?”

被质疑身份的那人也不急,扯出一个标准痞气微笑回答

“当然是啊,我这么有魅力的人是路边的人士可以比拟的吗,倒是小蛞蝓你的身高还是一如既往的残念呢,是不是该补补钙一类的了?”

“靠,你是太宰本人没错了。10年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了,还这么热衷于文字游戏啊!”

“唉――难道与我一起的帽子小先生不是同等级的笨蛋吗,还是说是更高级的笨蛋?”

“可恶太宰快去死啦!”

“谢谢祝福我会努力的哦。”

“嘁。”

“略。”

可能吵嘴也是他们之间的一种情趣吧。

3

和太宰一起迷迷糊糊的在路上吵架,吵着吵着便被他哄骗进了餐馆。

中也半迟半疑地坐下,太宰用着令人怀疑的温柔微笑朝着中也。

“喂,你……”该不会哪里出问题了吧。

“什么都没有哦。”

“只是在想该用什么理由让中也付饭钱而已。”

“混蛋青花鱼你欠了我多少顿饭钱了?”

“别急别急,等我自杀成功,吃不下饭的时候再算吧。”

“切……”

“中也下午要一起出去逛逛吗。”

“哈?才不要呢。你会拖着我去自杀吧?”

“虽然是这样啦,但是两个人一起就是美妙的殉情哦,这样也能对你之前的表白做出回复哦。”

“嘁,别再给我提那件鬼事了,你要死自己死去老子还想好好活呢。”

“真绝情啊。”

中也低下头不语,默默扒饭。

太宰见状也没继续嘴炮,开始安静地吃他的大闸蟹。

不一会服务员便陆陆续续端上蓝龙虾,生鱼片,冰糖燕窝等佳肴。

“……你这是要宰死我的意思啊。”

“嘛,谁叫中也抛下我一个人去出人头地了。”

“啧。”

中也付完款后便被太宰拉到街上逛,盛夏的阳光自然也是不会偏心这两位帅哥,恶毒的炙烤着他们。

“太宰你可真有才这么大热天出来逛街。”

“有什么不好吗,倒不如说多进行些光合作用你也能长高点。”

“你可闭嘴吧。”

横滨这地方说大不大,说小也算不上,但在街上遇见朋友什么的也不算常见。

太宰看清前方两位一黑一白的少年后便打开了招呼

“哟,这不是敦和芥川吗。”


今日沙雕(1/1)√
这个也很适合双黑就又画了哈哈哈哈哈还哈哈哈哈哈
太宰:忘了帽子,你养我。
感觉太宰先生莫名的能干出来这种事

很久之前的梗,感觉很适合就来沙雕了哈哈哈哈哈
p2原图
中也:我承受着这个身高段不该有的沉重。

智障图
巨ooc 画巨渣
大概是个很招猫的芥川和会吃醋的小老虎吧
很迷 注意避雷

辣鸡乐乎
@郦十三 其实我20就摸完了,辣鸡乐乎发不上去。
咕咕咕的贺图和生快。
奶我期末考进前十吧